..., 一段被厚厚尘封的历史事件 符志成 有则英雄悲壮的故事,在丹阳的东南乡里,在鹤溪河两岸的广大民间,已经传说了六百多年。一代代老人,在夏日的树下,在冬夜的灯前,一再反复向后生们认真严肃地讲述着。而和导墅老街一河之隔的后庄符家,因这则故事中的主人公和被朱元璋常遇春残酷杀害的男女老少,全都是他们的直系祖先,故他们更是把这则故事,当作了他们一段刻骨铭心的血泪族史,从元末明初起,就祖传父,父传子,子传孙,世世代代相传,一直传到了如今。 这故事,是一则完全由人编撰的戏说传奇,还是一段当年确实发生过的历史事实?我相信在六百年中,许是会有人思考过这一问题。但讫今为止,尚未听到这方面太多的议论,更未看到过这方面的任何文字资料。 查找《明史》中的《太祖纪》和《常遇春传》,以及府县的地方志和其他一些资料,都未找到过有片言只语的记载。想起《符氏宗谱》中也许有点线索,但那些谱又早就在“文革”中化成了灰烬。于是,这一疑案就只能一直挂在人们的心头上。 近日,忽然发现了村上尚有一册留存的族谱残本,大家惊喜万分。这是全套(据说有28本)中仅留的一本(卷二),而且由于年代久远,保管不善,纸张已出现霉烂变脆,缺页少角很多,已严重地残缺不全。然而可喜的是,卷中的一篇《后臧抄没志》和一篇《续志》尚基本完整清晰,而文中的内容,恰恰说的就是传说故事中的那件事情,其起因,大体经过和最终的结局,基本上都说清楚了。这两篇史料,结合目前村上尚残留的古城遗迹,有力地证明了,那则传说了六百多年的故事,完全就是当年发生过的历史事实。从而,使一厚厚尘封了好几百年的事件真相,终于能大白于天下。 一、一则六百年长传不歇的故事 元朝,蒙古鞑子到中原来称王,骑在汉人头上,压">

博客网 >

...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 

一段被厚厚尘封的历史事件

符志成

 

有则英雄悲壮的故事,在丹阳的东南乡里,在鹤溪河两岸的广大民间,已经传说了六百多年。一代代老人,在夏日的树下,在冬夜的灯前,一再反复向后生们认真严肃地讲述着。而和导墅老街一河之隔的后庄符家,因这则故事中的主人公和被朱元璋常遇春残酷杀害的男女老少,全都是他们的直系祖先,故他们更是把这则故事,当作了他们一段刻骨铭心的血泪族史,从元末明初起,就祖传父,父传子,子传孙,世世代代相传,一直传到了如今。

这故事,是一则完全由人编撰的戏说传奇,还是一段当年确实发生过的历史事实?我相信在六百年中,许是会有人思考过这一问题。但讫今为止,尚未听到这方面太多的议论,更未看到过这方面的任何文字资料。

查找《明史》中的《太祖纪》和《常遇春传》,以及府县的地方志和其他一些资料,都未找到过有片言只语的记载。想起《符氏宗谱》中也许有点线索,但那些谱又早就在“文革”中化成了灰烬。于是,这一疑案就只能一直挂在人们的心头上。

近日,忽然发现了村上尚有一册留存的族谱残本,大家惊喜万分。这是全套(据说有28本)中仅留的一本(卷二),而且由于年代久远,保管不善,纸张已出现霉烂变脆,缺页少角很多,已严重地残缺不全。然而可喜的是,卷中的一篇《后臧抄没志》和一篇《续志》尚基本完整清晰,而文中的内容,恰恰说的就是传说故事中的那件事情,其起因,大体经过和最终的结局,基本上都说清楚了。这两篇史料,结合目前村上尚残留的古城遗迹,有力地证明了,那则传说了六百多年的故事,完全就是当年发生过的历史事实。从而,使一厚厚尘封了好几百年的事件真相,终于能大白于天下。

一、一则六百年长传不歇的故事

元朝,蒙古鞑子到中原来称王,骑在汉人头上,压得老百姓喘不过气来。到顺帝最后几年,农民纷纷起来造反,杀鞑子,烧官府,风起云涌,声势遍及全国。

在丹阳导墅的后臧村上,有个种田人叫符宝二,这时他也带领家乡父老兄弟,举起了造反的大旗,杀光了附近的鞑虏,烧尽了当地地官衙,在村上造了一座城,自己当家作主起来,也保护了一方的安宁。符宝二力大无穷,单吊在烟杆上的那块石烟牌,就有几千斤重。他为人仗义,和本部所有的义军兄弟,都是有福同享,有难同挡。所以,这支有千百人的义军都推举他当头脑,尊称他为符宝大王。

在推翻掉元朝后,朱元璋想上来做皇帝,于是,他便又和陈友谅张士诚打起来。张士诚的王府在苏州,要攻打苏州,先要过后臧城这道关口。朱元璋想不用兵打仗就得到后臧城,于是他叫常遇春来,以攻打采石矶的名义向符宝大王借兵。兵借到手了,符宝大王和后臧城也就都是他的了。

那时吕城也有一座城,也有一支义军,年轻的义军女首领叫彩石姐。她和后臧订有生死同盟,而且还深深地爱慕符宝二。用后臧的兵去打彩石姐,义军弟兄怎肯答应?!所以符宝大王当场就断然拒绝了他。常遇春见借兵之计不成,便准备用兵攻下这座城池。他不知城内虚实,符宝大王的本事到底有多大,于是他带了四个亲兵,用拜访符宝大王作为幌子,准备进城打探清楚。

再说符宝大王为了显示自己的武功,队伍的军威,平日便叫兵士把自己的兵器,天天都插在城南的御墩上。那是一把重八十三斤的大刀,每天扛进扛出,四个壮汉都得费尽了吃奶的力气。天数多了,兵士怕烦怕累,便偷偷用木头做了一把同样的大刀,白天一个人就可以轻松地插到墩上。

常遇春到了墩前,一见如此一把大刀,也不禁胆颤心惊。他从亲兵手里接过弓来,向大刀射了一箭,箭一下就穿了过去。五个人都哈哈大笑,笑符宝大王有名无实,原来只是虚张声势而已。所以他们都大起胆子,摇摇摆摆地闯进了后臧城的南门。

常遇春进城南门的时候,符宝大王正在城北门外的地里耕田。听报,便赶忙收犁回城。当时情况紧急,他嫌牛走得太慢,只见他左手夹住了犁,右手抱起那头大水牛,像飞一样回到了城里。

为了对付常遇春,符宝大王自己扮作成一个仆人,他左手三个指头托起一块大石磨盘,磨盘上放着一只大石臼,石臼里盛满了水,右手握着一把竹根。到常遇春面前,他把竹根用手指研成了粉末,当茶叶洒在石臼的水中,客气地请常遇春端“杯”喝“茶”。常遇春大惊,脸都吓白了,心想,后臧城内果真藏龙卧虎,一个仆人尚且有如此功力,那符宝大王更是如何了得!他哪里端得动这只“茶杯”,只见他话也不说,抬起脚来向城外就逃。

见常遇春逃走,符宝大王拿起大刀就追,一直追到了茅山。常遇春不敢交手,眼看就被追上,而身边又是一段很长很高的削壁,无处可以藏身,势逼无奈,他向山壁用力一靠,身体就靠了进去。符宝大王见前面忽然不见了常遇春,以为他跑远了,便加紧追了过去。常遇春候符宝大王一过,忙跳在他的背后,捉冷手杀了符宝二。

符宝二被杀后,常遇春马上带兵攻打后臧城。城破后,他的兵在城内到处杀人放火,房子全烧成了灰,符家的人基本上被杀光。

彩石姐听说常遇春在攻打后臧城,便立即带领人马,从吕城赶来救援。这样,常遇春的兵将乘虚占了吕城,彩石姐也战死在来后臧城的路上。

幸活下来的符家人,偷偷收了符宝二的尸,用金子做了一个头,一齐埋在城北的一个土墩下面,这个土墩就被人叫做北金墩。

朱元璋做上皇帝后,对符家还是不肯放过:姓符的不许受田,不许砌楼,读书的不准赴考,不准做官,真是比普通的草民百姓,还要低三分。

直到两百年后,清天大老爷海瑞公微服私访,到了丹阳后臧。他在村的西南,听到从乌龟墩上的书院里,传出一片朗朗的读书之声,他感兴趣地走了进去。

塾师胡子眉毛全都雪白,但精神还很好,他客气地接持了这位陌生的读书人。在交谈中,海瑞见塾师很有学问,而学生们又都个个用功,于是问:“先生学富五车,在此已执教多年,这些学生也都聪明,想必这些年中您培植的桃李,有不少取得了功名吧?”塾师苦笑着摇摇头:“一个也没有。”海瑞惊诧地:“怎么会呢?!”塾师把当年符宝大王的事情告诉他,说由此朝廷不许符氏子孙前去赴考。海瑞听后觉得当朝的做法有些不妥,太过份了,祖上的罪过,子孙已经株连了两百年,再这样株连下去,到何时才有出头之日?!这样做法,对朝廷又有什么好处?于是他回府后,马上向皇帝奏本,建议免去对后臧符家的惩罚。海瑞是个有名气的大臣,皇帝都听他的,见本就批准了下来。从此,符氏族人才抬起了头,直起了腰,不少人考取了功名,一些人做上了官。

为了报答海瑞的大恩,后臧村上造起了一座公堂屋,供上了海瑞公的牌位,四时烧香叩头,代代从不间断。

二、两篇历史资料

有关符宝二和海瑞的传说,《符氏宗谱》卷二上有两篇文章,专门谈到了这件事情。现将其中的《后臧抄没志》的全文和《续志》的大部,抄录如下:

《後臧抄沒志》

萬曆庚辰春三月南京戶部郎中晉階中憲大夫邑人丁一中頓首拜撰

按輿圖,我大江以南,山川綿秀,風物脆澆。而錯壤而居者,畸興畸敗。自宋元來數百載,居不易姓,我雲陽僅可數家,而後臧符氏居其一。然顯於宋初,盛於元末,簪紱壘若,誥敕燁燁光簡帙。而  明興後乃落落弗振幾百餘年。謂何?及稽皇冊,舊載符忠抄沒官田若干頃有零,多隸十二十三十四三都。則抄沒之說,非無據也。而揆厥所由,輒咎其不自揣力,敢抗  天威,甚且比之瞻烏逐鹿之輩,嗟嗟誤矣!我太祖問鼎金陵,東馘張,西馘陳,他如福通壽輝之辈諸小,曾泰山壓卵之,不若而難,區區巨室乎哉!第自順帝失馭海內,盜賊騷動,兵火交加,凡有力家每築土城自衛。按其名,西曰倉前,南曰城頭,而環遶東北一帶曰城河。則當時集佃仆捍盜,不無逾制。而  洪武龍飛後防亂更密,慮巨室爲梗,故蘇常鎮籍沒者計十餘家,匪僅僅禍及琅琊氏也。如謂敢有妄圖以一卵冀捍岩岩,真齊之野汲之塚矣。懷郊君叨辱同袍契雅談家世,甚悉。而維陽公餘聚首,每每以家乘爲言。故述此,以弁其端。

《續 誌》

萬曆壬午秋八月三十一代孫邑庠生夢鯉續輯

元戶部尚書憲鶴公,世居西倉門大阪西(即後臧),坐基四十余畝,田十萬八千有零。子三,長能次勝又次全。能孫智二(小字留兒)贅大華葛仙翁家。仙翁葛某遊涉曲阿,見其地五龍萃聚,循其脈至大華,得龍脈凝結處,卜宅居焉,有女擇配得智二贅之。智二豐資雄略,家聲赫赫,振舉遂築土城自守,迄今西北一帶高阜,其城垣故址也。洪武十三年,爲某事罰軍編戶,入十四都六圖當差。其子孫有智、凱、顯、恭,可賢良行派。勝仍居後臧,子寶二橫據自雄,不爲我  太祖所容。幸基下石湫陰溝闊深,可容人馬行,乃子孫潛匿,無免噍類之所。陰溝至今尚存。其田召民佃種,故皇舊載,有符忠抄沒官田名,凡十二十三等都,丁橋、珥塘、古幹、皇塘一帶官田是也。至嘉靖四十二年,都台海公  疏請官民一則,而官田之名始革。其子孫編入十二都一圖民籍當差。……華髮凋殘之後,火燃煨燼之余,曆宣、成、弘、正間,漸實繁庶。……

三、今天的后庄尚留存的实物遗迹

对《符氏宗谱》上记载的历史资料,其真实性应当深信不疑。但如果今天能够再从现场实地看到一些古代留存下来的遗迹,则就更加雄辩地说明资料的完全可靠,以致更有力地佐证了那个事件的历史存在。

六百多年的沧海桑田,今天在后庄与昔日的后臧,已发生了天翻地覆地变化。然而,漫长的时光岁月,并未抹尽当年的所有痕迹。在实地查找,现在仍然有不少的发现。

1、村东有条城河

在村东面的田里,有一条从前留下来的小河,古今的后庄人都叫它城河。从南向北,并在北面向西弯去,全长约有四百多公尺。前面的半段叫上城河,后面的半段叫下城河。在历史的变迁中,城河已被截成几段,中间有的做了大路,有的连成了田。但整条河的轮廓,依然完整地留在那里,一目便可了然。

如果一条河的名字叫城河,那么,即使现在它身边没有城,在过去也曾经有过城。后庄是座乡野农村,并非是古代州县的治所,所以这座城,只能是《抄没志》上所说的,由符智二建造,由符宝二“横据自雄”的那座“土城”。

这条城河的名字是几百年前的老辈上传下来的。同时,老辈上还传下来一些在城河边上以城河命名的田块的名字。如:“城河上”,“城河沿头”等等。这些带“城”字的田名,老早就端正地写在封建皇朝的田契上,而且也正式记在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农业合作化的表格材料上,并一直叫到包产到户的今天。这也证明,当年这里,确实雄立过一座巍峨的城堡。

2、城河沿边有长长的墙脚

村上不少老人都说过,他们年轻的时候,在城河沿边的田里耕作时,曾在地下较深处,挖到过又宽又长的墙脚,并说那就是从前城墙的墙基。

这是又一个说明有过城的实物证据。我想,如果今天能在那里组织一次系统的考古发掘,那里的地下,一定还会出土许多有价值的古代东西。

3、长长的城恒遗迹

目前后庄村上四十多岁的人,都亲眼看到过村西到村北,有一条约五百多公尺的长长土岗,近代人都习惯地叫它“风水岗”。

丹阳东乡是一块几十里如镜的平原,此岗也明显可以看出不是自然形成的产物。它上窄下阔,几十年前尚有一人多高,上面长满倭树杂草,谁都懂得这是人工堆筑的残迹。

这条“风水岗”,正是四百多年前符梦鲤在《续志》中所说的“西北带高阜”,是当年的“城垣故址”。后人把它叫做了“风水岗”,许是心怀着一种特殊的感情,其中也带有一份比较稳秘的寓意。

当时城破,不单是城内化成了一片灰烬,城墙也有多处倒塌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城砖相继被人拆下建了房屋,而砖中的土墙却留存了下来。几百年的风雨冲涮,人为的取土,近代的逐渐刨墙平田种菜,在万历间尚是个高阜,到抗战前已降到一人多高,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仅存一公尺多些。改革开放后,村上楼房的兴建热潮,土地的扩大平整,到这时,这座城墙的残留遗迹,才从地面上完全消失。

4、村西还有仓前沟

丁一中在他的《后臧抄没志》中,对城的位置,范围大小作了描述,说城的西脚在仓前。

仓前是一条自然沟塘的名字,它虽不很长,但和其他原有的沟塘连接一起,作了后臧城西南部的现成护城河。

今天,西南的护城河早已断成了许多截,但仓前沟仍基本原样留在那里,供给着西村许多人家的生活生产用水,也默默地为六百年前的那座城那件事,作着历史的证明。

5、村上一座古旧的“公堂屋”

在后庄村最最中心处,曾有过一痤“公堂屋”。此屋一排三间,里面的两间早就居住着一户人家,最东面的一间,南北两头均不设门,中间上空建一神龛,神龛内供奉着一具牌位,牌位上端正地书写着明代海瑞公的名字。后庄是座大村,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已达三百多户。村上有两个大姓,村东姓张,近百户,村中村西姓符,有两百多户。年年的四时八节,张家没有一个人到“公堂屋”来祭祀,而符族的每户人家,都到这里,在屋内烧香点烛,向牌位顶礼膜拜。

海瑞是广东琼山人,又在远离丹阳的地方做着高官。如果不是他来过后臧,替符家上疏仗义执言,为符家搬去压在头上的政治大石,符家会造起这样一座“公堂屋”吗?!

此屋初建于何代何年,目前尚无资料可以考查,但就现代看到的这座建筑,也十分苍老了。据推断,此屋最初建于万历年初,现屋重建的年代不会晚于清道光年间。一代代人对它都保护很好,一代代人都在“公堂屋”里向晚辈谆谆教导:海瑞公是我们符家的大恩人,永生永世,我们姓符的都不能忘记他。

四、历史的真相

史料的发现,实地遗迹的戡查,接合那则长久的传说,终于扒开了那层厚厚的岁月尘埃,使六百年前的那个历史事件,露出了真正的、清晰的面目,弄清楚悬了几个朝代的一桩疑案。事实的真相是这样的:

世居丹阳导墅后臧的官僚符宪鹤,于元延祐三年(1316)任户部尚书。到他的第三代第四代,已发展成为一个富甲丹阳的巨大家族,住宅宽大豪华,良田广达几十里。元末,官府机构已彻底腐败,顺帝妥懽帖睦尔完全丧失了对全国的驾驭能力,各地相继“盗贼”蜂起。符宪鹤的曾孙符智二,为保家业不受损失,出资筑了一座后臧“土”城,组织子弟佃仆捍盗自保。不久,他离开后臧,赘到了大华葛家。

那时,各地农民的起义风起云涌,声势浩大,仍居后臧的符宪鹤的孙子符宝二也揭竿而起,以符氏子弟为骨干,以后臧城为基地,组成了一支千百人的义军队伍,高唤着造反的口号,一举粉碎了当地的元蒙统治机器,自己当家作主,保障了一方百姓的太平安宁。

在红巾军尚艰苦战斗之时,朱元璋就有了想统一全国,爬上新的皇帝宝座的打算。故在基本推翻元蒙朝廷时,他就又和陈友琼张士诚摆开了新的战场,更加惨烈地撕杀起来。这样,常遇春在进军苏锡常的路上,当然先要解决导墅的后臧城和珥陵的葛城这些障碍。

常遇春先用借兵的计谋,想兵不血刃就吞并掉后臧城和这支千百人马,未想到符宝二和后臧的义军将士们偏偏不卖他的帐,这样,两下当然就只能刀兵相见。在“黑云压城城欲摧”的关头,符宝二和弟兄们作了殊死的搏杀,给敌军以重创,但终究寡不敌众,城还是在壮烈中破溃了,符宝二和所有的义军将士,全都战死在城头和巷间。

城破后,常遇春纵兵进行屠城,一把火烧了城中所有的房屋,城内所有的人也全都被残酷杀戮,连躲在地下阴沟里的男女老小,也没有肯放过一个,尸堆里几乎很少有人幸活下来。

朱元璋在南京一坐上龙椅,立即就把丹阳导墅后臧的符家打入了另册,田产全被籍没入宫,符氏子孙从此过起了“贱民”的生活,当然这些人更不许赴考,也更不会有人做官。到约两百年后的嘉靖四十二年(1563)应天府巡抚海瑞,微服私访中到了丹阳后臧,了解到这一情况。经他回到南京后,向朝廷皇帝上疏呈述,才使符家得到了敕免。子孙终于被编入都图民籍,读书人开始考取了功名,有些人进入了仕途。如符怀郊在万历时任衡府教谕,符应乾崇祯初任湖广永州府零陵县知县等等。

滴水之恩,理当涌泉相报。但海瑞是位两袖清风之人,故后臧符族,只能在村上建造起这样一座“公堂屋”,四时八节祭祀,世世代代不忘。

结言:

对当年符宝二和义军弟兄与朱元璋常遇春之间的是非曲直,本文暂且不去评说。而只是想,对那则传说了好几百年的故事辨别一下真假,对那次本来有过的历史事件,尽可能地清楚真实地还原给广大读者和天下人。这段历史所以当时就被厚厚尘封,是有好多方面的、复杂的原因的。而传说故事中添加的那些神奇情节,不用解释大家也都容易理解。至于今后如何来评价这段历史,我相信广大读者和专家们,最终会作出一个公正的、合乎历史逻辑的结论的。

(此文曾发表在《丹阳日报》20051217日文化版;并收入丹阳市历史文化研究会《研究文集》第2辑。)

 

<< 浙江余姚天华村符氏宗祠... / 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fushijiapu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
        ..."/>